《再見的不再見》

人們說再見的時候,總是會帶著一份心情離開或是留下來。
而我說再見的時候,總是會帶著一臉笑容離開或是留下來。

再見了,如果這一次的離去可以讓下一次的見面更值得期待,我願意等待。
再見了,如果這一次的留下可以讓下一次的見面更值得釋懷,我願意放開。

我願意等待妳跟我說再見,卻不願意放開這一次從口中說出來的再見。

因為我不想放開妳跟我說再見。


〔該走了吧?!〕
『再等一下。』
〔是要再等多久啊?你已經講等一下講到世界末日還是等到民國幾年啊?!〕

這個一直催促著我的人,他叫小麥,但是他的本名並沒有麥這個一字,小麥我是幫他取的,剛開始小麥本來是叫小綠,可是他的本名也沒有綠這個一字,小麥說這是他前女友幫他取的。


『小綠!』
〔啥?!〕

小綠坐在我的對面沙發上抽著菸看著他剛從敦南誠品買回來的一本書,而我坐在我的沙發上也在抽著我的紅ESSE,也來來回回的不時往桌上拿一杯玫瑰紅茶喝上幾口,其實我也有買了一本書,只是我還沒有拆開牛皮紙袋把書拿出來看,因為在看之前我有一個疑問想問問小綠。

『小綠!』
〔啥?!〕

還在看書的小綠,他的右手還拿著剛抽一半的紅Davidoff,而他的左手也拿著他正在慢慢看上癮的書,剛好那一本書擋住了小綠的臉。

『小綠!』
〔啥啦?!你是要叫幾遍啦?!〕

我叫他第三次了,我知道我叫他第三次他會不耐煩這是每一個人都會的,只是這一次他左手的那一本書又還是停留在他的臉前擋住我的視線,所以我也很不耐煩的挺身伸手將他的書奪了過來,然後我隨手拿了桌上的杯墊將他正在看的那一頁給放進去好讓書本夾住,並且好好的放在我的左手邊,我又點了一根紅ESSE。

『小綠!』
〔Yse sir!〕

就在我將要開口進入正式話題的時候,小綠比了手勢要我等他一下,然後他又拿出了一根紅Davidoff,左手慣性的把菸放到嘴唇上,右手拿起了他的黑色汽油打火機,很順的開啟那金屬蓋的聲音,鏘聲之後的火花點燃了火焰,小綠吐出了第一口之後,又比了手勢告訴我,我可以開始說了。

然後我又挺了身,過去狠狠的打了他一下。

『小綠!』
〔幹麻...〕

這時小綠的表情不再吊兒郎當,也不再以往慣性的輕鬆模樣,而是一臉正經八百的看著我,也是很正經兩百的帶上那一嘴欠揍的模樣。

『這外號是誰幫你取的?』
〔喔~好問題。〕
〔是我say good bye的正妹幫我取的。〕
『啥?!』
〔啥什麼啥?!〕
『你哪來的say good bye的正妹,我怎麼沒聽你說過。』
〔喔~這說來話長,帥哥總是有難免講不完的豔遇。〕

我又在一次的挺了身,也很自然的過去再一次的狠狠打了他一下。

『可以講了沒?!』
〔行,先讓我揉一下頭,有包子在頭上熱騰騰的燙死我了。〕
〔不過這真的要說很長耶!〕

是的,小綠的頭上已經又多了一個包子才剛出爐,還是熱騰騰的。

『你準備好要講了沒...』
〔我講!我講!〕
〔其實全都是因為我買的一杯飲料,如果我沒有買這杯飲料,就不會有小綠這兩個字。〕
『那你買了什麼飲料?』
〔多多綠啊!〕
『啥?!』
〔啥什麼啥?!你沒喝過嗎?〕
『沒,我連聽都沒聽過,更別想我會去喝這什麼鬼東西...』
〔唉!你不懂啦!這多多綠好喝到不行,尤其是say good bye的正妹搖的多多綠。〕
『多多綠跟say good bye的正妹有什麼啥關係?!』
〔你終於問到重點了,因為多多綠是正妹搖的,所以好喝到正。〕

當我挺身的時候,小綠那已經得到教訓的滿腫包的頭,早就已經閃的躲的遠遠的,瞧他的得意好像這一次我無法再送他一個包子似的,只是他沒想到的是,前面三次的包子是我的右手打過去的,這一次小綠防衛的手抬錯了,因為那一隻防衛我攻擊的左手也無法抵擋我早已換了手的左手,所以小綠又吃了第四個包子。

〔其實來這裡之前,我剛跟她分手沒多久...〕

聽到小綠說這句話的時候,不知道為什麼,看著他頭上的那四顆包子,我怎麼覺得我一點都沒有感到抱歉跟無知。

〔雖然跟她在一起只有六分鐘...〕

小綠講完這句話的時候,還很得意的吐上幾口紅Davidoff,我從他的臉上完全沒有看到任何一絲的難過甚至悲傷,儘管我真的聽得很清楚小綠跟say good bye的正妹在一起只有六分鐘而已,我卻還是很輕易的掉入小綠的陷阱裡。

小綠他有一雙很深邃的憂鬱眼神。

只是,還有正經八百的真格,加上正經兩百的欠揍模樣。

雖然跟她在一起只有六分鐘,這句話從小綠的嘴中講出來之後,直到小綠又再點了一根紅Davidoff的這段時間有五分鐘左右了,只是小綠不是一口接一口的接力吞噬尼古丁的煙癮,而是僅僅只有吐了一口微醺泛黃的像似沉思之後的一聲長長的嘆息。

〔不知道為什麼,我只是跟她買了一杯多多綠,就可以覺得這一段的時間像似...〕
『像似?』
〔曾經有那麼一段很真實的愛情。〕

我很確定小綠不是在跟我開玩笑,只是除了我以外,沒有人真的可以會相信這一段六分鐘的愛情是那麼如此的真實。

六分鐘有三百六十秒的情感在這一段時間內製造了屬於小綠的愛情酵素,只是每一秒鐘在小綠的世界裡發酵的痕跡,對小綠來說這是很真實的過程。雖然只有三百六十秒的時間隨著一秒鐘接著一秒鐘成為過去的那節奏,卻早以隨著每一秒正在發酵的當中,已經深深地烙印在小綠的心頭上。

小綠將手上的紅Davidoff移至桌上的壓克力煙灰缸揉息,在他揉息這一根紅Davidoff之前,我完全沒看過小綠在抽上第二口過,而我看到的是,小綠在這一根紅Davidoff的時間裡,一直望著窗外靜靜的不知在看些什麼。

『至少你已經喝完了這一杯最後的多多綠。』
〔也是第一杯。〕

這是我第二度以為小綠從頭到尾說的這些話,一定是在跟我開玩笑。

〔那時候我正在水源街的路上逛逛,不經意的停下腳步在一家調製飲品店門口。〕
『然後你就突然想要點一杯多多綠?』
〔我是要點蜂蜜口味的紅茶。〕
『那多多綠不是你喝的嗎?』
〔是啊,多多綠是為了say good bye的正妹喝的。〕
『多多綠到底是什麼東西?』
〔只是證明了這一段時間所發生的事情,是最真實的經歷,而多多綠只不過是存在過這時間裡的一個物品。〕
『然後你喝完了它,這一段六分鐘的愛情成為你的回憶。』

然後小綠只是默認的點頭之後,將眼神轉向窗外望去,又再一次的進入沉思。

其實我也不曉得小綠這一段六分鐘的時間裡發生了什麼事情,也無法猜到是什麼原因使得小綠只是要買蜂蜜口味的紅茶變成了多多綠,更不用說在這六分鐘的三百六十秒裡,say good bye的正妹又為何是小綠的女友,還有為什麼要取小綠這兩個字,這真的跟小綠他的名字裡任何一個字根本沒有關係。

我也想不到綠這一字跟小綠本人有什麼關聯。

當我想要轉頭看看身旁的落地窗的時候,我已經忘記了從我跟小綠進來這家店到現在為止,在我的印象裡是很深刻的黃昏時段,只是不知道怎麼搞的,從落地窗望過去之後的反映是,回憶的倒影。

我正坐在同一張桌子一個位置,落地窗看起來的畫面是跟現在差不多的,沒有太大也不會太小,只是不一樣的是,我對面和我坐在同一張桌子的人不是小綠,而是琳琳。

不知道為什麼,在這一段時間裡,琳琳為我製造了一千八百秒的愛情酵素。

〔不知道為什麼,當我喝完這一杯只有750cc的多多綠之後。〕
〔也淌了不知有多少cc的眼淚在獨自哭泣著。〕
〔我真的很脆弱...〕

我望著落地窗的反映,往小綠的方向看去,小綠只是笑著,沒有包含脆弱情感的表現。

笑歸笑,就憑小綠的破綻就可以知道小綠真的不是在開玩笑,小綠雖然有正經八百的真格,也有包含正經兩百的欠揍模樣之外,那就是他的那一雙深邃的憂鬱眼神上面的一雙眉毛。

小綠除了那一雙眉毛沒有任何一邊翹起來的事情之外,其他的都是在開玩笑的。

然後小綠轉移了停留在窗上已久的視線,放在吧台那邊的一個正妹服務生身上,隨意的舉起了左手示意叫那個正妹過來。吧台在我的身後方向,正妹是小綠跟我說這服務生很正。

然後我跟小綠說,這一家的玫瑰紅茶真的不正,然後我吃了小綠的特製包子。

被喚使過來的正妹站在我的旁邊,問了我需要什麼,我回答說我沒有需要什麼,只是坐在我前面的那個男人,他需要妳,於是正妹聽完我的話之後,剛開始是百思不解的單純看著我,然後看看小綠,當我們以為接下來會有什麼事情發生的時候,只差正妹的動作沒有嚇死我們。

因為正妹把身上的制服脫了下來,全身只剩下輕鬆便服的模樣也沒有地方可以看得出來正妹是這家店的店員,應該說,正妹跟這裡所有的妹來講是差不多的一般客人似的坐在小綠旁邊,然後對吧台招了招手。

我喝了不是玫瑰紅茶的東西,小綠喝的也不是蜂蜜紅茶的東西,我跟小綠的飲品早在正妹的招手之後也迅速的被退下場了,然而在喉嚨裡停留另一種的味道,是我跟小綠從來沒有嘗過的一種味道,這個味道很特別,它是一種很直接表達個人情感的情緒昇華。

這一杯情感的味道叫做酸酸的、苦苦的沒有名字,我跟小綠翻起了在桌上靠窗的menu,熱的沒有這一杯,冷的也沒有這一杯,我跟小綠不放棄地往套餐看去,早餐沒有這一杯,中餐也沒有這一杯,晚餐更沒有這一杯,小綠跟我說他要放棄的時候,我還繼續往宵夜的部份看去。

桌上的menu依然還是攤開著,我也放棄的跟小綠一起癱在沙發上。

然後我跟小綠也拿起桌上那一杯不知名的飲品往喉嚨裡丟,說不上有什麼好喝的地方,就是無法停止一口接一口的吞在肚子裡,這種感覺並不會感到排斥,甚至很非常的接受這曾經有過的味道。

一口接一口的經過喉嚨然後吞進肚子裡的味道,酸酸苦苦的,是眼淚。

其實最奇怪的地方不是因為這家店的menu裡沒有這杯飲料的名字,而是這位伏在小綠肩膀上的正妹。早在一開始正妹站在我旁邊脫掉制服的時候,就已經緩緩的走向小綠旁邊的座位走去坐著,只是才剛坐下來沒多久,令我跟小綠訝異的動作是。才剛坐下來沒多久,三秒鐘之後發生的是啜泣,六秒鐘之後發生的是哭泣,九秒鐘之後發生的是,正妹緩緩的將頭伏在小綠的肩膀上,無聲的流眼淚。

只是剛好的,我跟小綠的位置是這家店最中央最安靜也靠窗的好位置,最剛好的是,小綠的位置可以看到吧台那邊的一舉一動,伏在小綠肩膀上的正妹說,她才剛跟她男朋友分手,但是分手的理由是兩個人都可以接受的,只是,講到只是的時候,正妹又不禁的繼續無聲流淚。

只是分手的理由是,兩個人都不愛彼此了。
只是無法接受的是,兩個人回不到從前了。

只是剛好的,正妹的男朋友就在吧台裡,是一位調飲師,我跟小綠喝的這杯沒有名字的飲品,是他特別花下心思去調的。

我跟小綠說,正妹的那一雙眼睛正在慢慢發腫,眼淚卻不曾間斷過的繼續滑落。
小綠跟我說,吧台那的男的不曾往我們這邊看過,卻很細膩的游移在正妹身上。

一張桌子,兩張沙發,三個人,這樣的畫面已經停留了很久很久,除了桌上的那幾杯英式玻璃杯陸陸續續的移動之外,我還是一樣靜靜的抽著我的紅ESSE,看著窗外,而小綠也是一樣靜靜的,一動也不動的讓正妹安安穩穩的伏在他的肩膀上,然後小綠不是跟我一樣看著窗外,而是看著吧台,看著那個調飲師,看著那個曾經是伏在他肩膀上的正妹的愛人。

這樣的畫面,靜靜的,也是令人心痛的,甚至是,曾經也有這樣過的。


琳琳從一大早不知道何時突然傳訊給我,約我十點半在西門町的蘋果事件的地方見,然後內容的結尾總是會打上括弧,然後在括弧裡也總是會打上一句讓人不得當做只是一回事,甚至也不得當成是幽默,所以每次看到琳琳傳來的簡訊,我幾乎從未缺席過,也從未遲到過。

〈為什麼不能再給我一次機會...〉
『琳,sorry...你可以把它當做是一個回憶。』
〈如果我不要回憶,我只想好好的珍惜眼前,讓這份記憶繼續延續。〉
『這對我來說是一個很好的回憶,真的。』
〈難道我真的一點機會都沒有嗎?〉
『妳的機會不在我這個人的身上。』

兩個人站在apple center的店門前,一見面就是說了這些話的開場白,這已經成為了我跟琳琳的習慣,也是很一如往常沒什麼特殊的事情發生一樣,只是琳琳每一次的開場白,那些話,總是不一樣,也總是要我回答同樣的答案。

琳琳一樣不放棄的固執,在我這個人的身上是毫無作用的,不管是那些很一般的一哭二鬧三上吊,然後又來個進階版的四裝死。停留在apple center的店門前有半小時左右了,無奈的我配合著琳琳那還沒有結束的開場白,也很習慣性的回答同樣的一句話,琳琳才會死心的拉下這一幕的開場白。

『我把機會給了林苡婷。』

〈你在哪?〉
『我才要問妳,妳到底在哪?』

我從誠品116的方向往鬧區走進去,這是我第四次走進去了,左手還拿著才剛掛掉的第四次的電話,不是我為什麼要掛掉,而是我真的不想多聽一次琳琳的聲音,也不是我為什麼討厭聽到琳琳的聲音,而是我真的不想多聽一次琳琳每次說完的最後一句話,總是會帶點附註,那就是ps。

〈你看到我了嗎?〉
『我已經走到妳說的地方了,還是沒看到妳的人。』

掛掉手上的sharp手機,那螢幕傳來的警示訊息我沒有去理會,我一步一步的加快速度的往前走,也一步一步的放慢速度的返回走,左手感受到的神經蓋住了我的慌張,sharp手機的震動從我剛剛掛掉第五次的電話之後,到現在沒有停止過。

我停在絕色影城斜對面的7-11旁,解開了sharp手機的鍵盤鎖,映在我眼裡的,是五十九封的新未讀簡訊,在簡訊的新訊息小圖示的下方主要框框裡,是五次與琳琳通話過的紀錄停在重播選單裡,我看著每一次通話的間隔時間,也查著每一次通話的時間長度,很剛好的,都是不長不短的只有三分鐘。

人潮的腳步聲蓋住了我的手機鈴聲,而簡訊的震動牽住了我的神經人聲。
鈴聲是我放同樣的歌,人聲是我愛同樣的人。
這首叫做藉口,這人叫做心痛。

當我要閱讀這五十九封簡訊的時候,在新未讀訊息的那些下方沈積已久的舊訊息,一條一條的數目又讓我一次又一次的愛上心痛。

兩百四十一封的心痛,遠遠比五十九封的新未讀訊息還來得沈重。

我試著不去看那些舊訊息,把這些剛傳過來的五十九封新未讀訊息一一的打開,一一的看完,也一一的刪除,只是刪除完之後的動作還不能停下來,也不能將畫面的簡訊清單返回主畫面的桌面選單,熟悉的震動又來,熟悉的鈴聲也跟著來,我看著簡訊清單,上面告訴我,我又多了一封新未知訊息。

這一次我不再等琳琳打來第六次,返回了簡訊清單,按上了重撥鍵,離開了7-11,然後一步一步的不加快不放慢的往誠品116方向走去,當我聽到客服傳來的那一段女聲想告訴我說你的電話將轉接到語音信箱的時候,我掛掉了第六次的電話,也停住了我的腳步,點選了這一封新未知訊息。

琳琳:我就在你的後面,如果你能察覺到我的存在,你就能找到我。

看著這封簡訊的我當下馬上回頭,也當下的馬上朝著琳琳怒吼。

『妳玩夠了沒!』

站在apple center店門前的琳琳,被我的這一喊,嚇到了,然後哭了。
站在apple center店內的客人們,被我的這一喊,嚇到了,然後呆了。

〈我沒有在玩啊...〉

琳琳一邊哭著一邊對我說著,這個畫面很像我是罪魁禍首,那些客人也這樣覺得。

〈我只不過想跟著你的腳步走...〉
〈在你的背後看著你會去哪裡找到我...〉
〈看著你的背影在找著我的模樣,看了很心疼也很心動...〉
〈我只不過是跟在你的背後跟著你走...〉
〈我只不過是想看著你的背影...〉
〈我只不過是...〉

『妳不是她,我不會愛上妳。』
『妳不是我,妳不懂我的心情,也不會懂為什麼我只會愛她不會愛上妳。』
『我把機會給了林苡婷。』

琳琳拉著我的手離開了apple center,不顧人群的擁擠,琳琳很快地帶著我穿梭在人潮中快步走過,畫面也很快地,來到了不知道是哪家的茶店,本來空空的乾淨到不行的桌上突然多了兩杯義式玻璃杯,一個躺了幾根煙蒂的壓克力煙灰缸,以及,一張類似用mbm素描紙作成的menu,上頭滴著了琳琳的眼淚。

不知道為什麼,在這一段時間裡,琳琳為我製造了一千八百秒的愛情酵素。

換了地點,相同對白,是琳琳給我的印象,經過apple center的事件之後到現在,我幾乎有煩膩的狀況了,腦海的不耐煩正在隱隱出現,然而琳琳的眼淚還是一樣不斷的繼續滴在menu上,我不知道哭了有多久,只知道那張menu的清單已經看不見任何文字,模糊到暈開了字墨。

我看著模糊不清的menu,在看著眼前的人,我發現我看到的琳琳是非常清晰的,這也是我的模糊點。為什麼不是我愛的人,在我的眼前卻是非常的如此清晰,又是為什麼我愛的人已經站在我的眼前,我卻還看不到,甚至模糊到無法叫應,也無法讓自己的聲音傳過去。


琳琳的ps:我不管你愛的人是誰,你沒有權力阻止我愛你。

『我把機會給了林苡婷。』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redrose0510 的頭像
redrose0510

EiGhT-dEiTy™

redrose051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