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ack or White》

如果一張白色的紙用黑色的筆,那麼這一張的名字就叫做惡魔。
如果一張黑色的紙用白色的筆,那麼這一張的名字就叫做天使。

在妳的世界裡,不管我是妳什麼顏色的筆,我卻無法在妳的畫布上留下我的身份。

妳卻已經填滿了我的空白,一絲不掛的沒有任何色彩。

因為妳是我的天使。


我叫J-P,這是以前念高中的時候全校的人幫我取的外號,為什麼要叫J-P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日本的縮寫是JP,但是日本的JP的中間沒有間橫。

小麥跟我說,那時候全校的人會幫我取這個外號,是因為有一次我做了很轟動全校的大事情,所以經由事件的發生,經由一個人傳到十個人,十個人傳到一百個人,也經過一傳十十傳百的發生,在沒有經過我的同意之下,每一個人異口同聲擅自的自作主張幫我取了這個外號。

每一個人看到我也異口同聲的叫我,J-P。

然後這個外號也很快地,將我的名字給覆蓋掉了,就連我也差一點都忘記我叫什麼名字了。


我喝了一口麥香紅茶,叫了叫正在玩著不知從哪裡來的黃金獵犬的小麥,小麥沒有很快地回應我,反而繼續摸幾把黃金獵犬的頭毛,摸完之後開始跟這隻狗的主人講幾句話,我從狗的方向依狗鍊的另一端看去主人的方向,我才明白為什麼小麥不理我。

摸黃金獵犬是前戲,主戲才是那個狗的正妹主人,虧妹是小麥最愛的把戲。

沒多久,小麥突然走向我這邊過來坐在我身旁的時候,我看著小麥的眉毛,還有在他手上的便條紙,我知道小麥成功要到了一組正妹的電話號碼。只是又沒多久,那在小麥手裡的便條紙已經被揉成一團小小的廢紙球,然後小麥用雙手再一次的搓擠揉壓,像似祈倒膜拜的模樣將這一團本來是便條紙的廢紙球往淡水河丟去。

把妹是小麥的一貫作風,將得到手的聯絡方法也一併從手中丟開也是他的二貫作風。

〔今天你還要再去那個地方嗎?〕
『嗯。』
〔好吧,老樣子,不要讓我聽到那首歌。〕
『嗯。』

小麥起了身擦了擦牛仔褲上的屑草,比我先一步的往Peugeot 206走去,我身出了從我口袋裡拿出來的車鑰匙,點了遙控器幫小麥打開防盜車鎖,小麥比了手勢跟我說謝了然後坐在副駕駛座上等我過去。

我繼續看著對面八里方向的風景,也看著黃昏的太陽在暈染天空的模樣,而我身旁那些來來回回的小孩在淘氣著天真模樣。最後看著淡水河那反映天空的倒影,突然有種很不習慣的節奏在催促著我,那是天空即將要拉下黑幕的預告模樣。

我起了身擦了擦牛仔褲上的屑草,左手拿著麥香紅茶往Peugeot 206走去,坐進了駕駛座,發動了引擎,點播了所有十二片CD中的其中一首歌。

(翻著我們的照片 想念若隱若現

去年的冬天 我們笑得很甜

看著妳哭泣的臉 對著我說再見

來不及聽見 妳已走得很遠

也許妳已經放棄我 也許已經很難回頭

我知道是自己錯過 請再給我一個理由說妳不愛我

就算是我不懂 能不能原諒我

請不要把分手當作妳的請求

我知道堅持要走是妳受傷的藉口

請妳回頭 我會陪妳一直走到最後

就算沒有結果 我也能夠承受

我知道妳的痛 是我給的承諾

妳說給過我縱容 沉默是因為包容

如果要走 請妳記得我

如果難過 請妳忘了我)

從車上喇叭傳過來的聲音,是當紅歌手周杰倫唱的其中一首歌,這首歌叫藉口。

而這首歌也是小麥不想聽到的一首歌,因為小麥跟我抱怨過,只要每一次坐上我的車,偏偏已經塞滿的那盒十二片CD音響播放機裡卻都只放同一首歌,還很強調的跟我說每一次每一次的從頭到尾都是這首歌。

只要播放這首歌的時候,我跟小麥那一如往常的動作再一次翻拍。

只要播放這首歌的時候,小麥就會按下下一首的按鍵,雙手還握著方向盤專心的看前方開車的我,連看都不看的按下去那上一首的按鍵,這樣的動作可以在一次的機會內上演了不下百次,直到最後我們因為沒有音樂可以聽,決定放棄這樣的無聊動作,決定讓周杰倫好好的專心唱這一首歌,藉口。

這一路上,周杰倫的藉口已經唱了不知道多少次,而小麥也不知道跟著唱了多少次,儘管小麥是真的不想聽到這首已經厭膩到不行的歌,他還是跟著唱了,還帶著有感情的唱。

其實我跟小麥這樣的搶著播放下一首上一首的動作,對我們來說是一件小事情,甚至也有一件小事情也因為這首歌讓我跟小麥吵了一架,也打了一架。


我坐在會客室裡的吧台椅上,然後抽著紅ESSE從玻璃窗望向Peugeot 206看去,而小麥就做在我的右手邊,然後進入這家音響工作室到現在為止,小麥的表情是嚴肅的,我也沒有懷疑過小麥的表情一定是開玩笑的嚴肅,直到小麥打開在我左手邊的玻璃門,就能確定小麥是來真的。

〔你裝這個是要幹嘛?!〕
『難到你看不出來老闆在幫我改裝音響嗎。』
〔我當然知道老闆在幫你改裝,不然我們站在音響工作室幹嘛?!〕
『你知道就好,我要進去了。』

當我要再一次的進去會客室休息的時候,小麥把我拉了出來,然後喝令了一下。

〔J-P!我不懂耶,只不過是一首歌,有必要這樣子做嗎?〕
〔有必要為了這首歌,把音響改成Audi的內裝嗎?〕
〔只不過是一首歌,就一個女人,有必要嗎?〕
『我只不過是想要更享受音樂罷了,好好的聽這首歌最好的感覺,就這樣。』

然後我揮一揮手示意老闆繼續工作,老闆看到我的手勢之後就開始跟他的副手繼續安裝Audi的內裝,我也看到老闆開始工作之後,就狠狠的推了小麥一把,掉頭走進去了會客室點上了一根紅ESSE。

我以為這樣子可以好好的等待音響裝置完成,結果我錯了,小麥突然不知從哪裡拿來的大型多功能板手,一手就這麼狠狠的丟出去,也狠狠的擊破了Peugeot 206的擋風玻璃,我傻眼了,老闆傻眼了,副手也傻眼了。

衝出會客室上前抓住小麥的我,一手揮拳之後,另一手也接著揮拳,而小麥也不是站在那傻傻的被我打,也回敬了我幾拳,然後我們互相拉扯,互相推開,又在一次互相揮拳又吃拳。

這樣的打鬥就像動作片一樣,不止是只有人與人的互動,現場的佈景、環境裝置、燈光音效等等,也是很逼真的上演一場暴動大破壞,一幕又一幕的精彩又叫好。

躺在Peugeot 206引擎蓋上的我們,已經累的不想在打下去,也已經痛的不想在挨下去,說到Peugeot 206,我不得想說,本來是要來這家音響工作室改裝換上Audi的內裝音響等一切週邊零件,沒想到,音響沒裝完,車子倒是已經破壞的差不多了,這一家音響工作室也是,週邊環境也被破壞的差不多了。

還躺在引擎蓋上的我們正在調適呼吸節奏的時候,喘息漸漸要變成屏息的時候,老闆跟他的副手手上各拿一隻杜老爺冰棒還已經吃了幾口的走過來看我們,用等著下一幕的動作劇情何時才會繼續開拍的表情看著我們,我跟小麥互相對視了一下然後繼續開拍後續的動作片。

我跟小麥收拾現場環境那些被破壞的傢俱還有工具箱,甚至整理破掉的試樣音響。
老闆跟他的副手咬掉最後一口杜老爺之後,開始繼續安裝音響最後未完成的進度。

開著被打破沒了擋風玻璃的Peugeot 206來到歐洲村,小麥躺在引擎蓋上看著天空,這是他的習慣,而我,正在拿著油漆刷畫著大型浴缸的水泥周圍矮牆,這是我的習慣。

大型浴缸的水泥周圍矮牆,有一半是黑色的,而剩下的另一半是白色的,我用這兩種顏色當做背景,這是我分開的習慣。

黑色的是妳,白色的是她,這是我愛上的習慣。

然後畫到心碎,也是我不想染上的習慣。


我愛妳。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redrose0510 的頭像
redrose0510

EiGhT-dEiTy™

redrose051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